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文墨小说网 > 玄幻 > 北朝求生实录 > 第1344章 战神归来?

北朝求生实录 第1344章 战神归来?

作者:携剑远行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1-10 00:01:05 来源:书慌阁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蒲坂城内,似乎有无数阴魂在嚎叫,诉说自己无尽的痛苦。城内的神策军士卒,晚饭谁也没有吃肉喝肉汤。

就好像那些突厥人的尸体,会掉到羊骨炖煮的汤里面一样。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依然记得自己像是锯木头一样,收割那些人头,然后将其用石灰腌渍,装车。

如果高伯逸在,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但谁叫他“不在”呢?

斛律光和王琳等人,心中都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是因为高伯逸“爱惜羽毛”,所以故意“装晕”?

那样的话,眼前这些破烂事,就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了。

想想,这个人还真是睿(阴)智(险)得很呢。

斛律光等人觉得这应该不是他们独有的想法。高都督不能见人的古怪,不但没有令手下和周围的人蠢蠢欲动,反而产生了一种天上的神仙,在俯视和考察地上生灵时,被考察对象身上感觉到的那种紧迫感。

“斛律将军,这里是最新的军令。骑兵先锋明日开始,向西挺进到华州(即大名鼎鼎的华阴县)扎营,后续部队很快就会跟上。”

传令兵将最新的军令交到斛律光手里,他只是木然点头。中规中矩的命令,没什么特别的。骑兵先锋也不怕周军野战。

在蒲坂这里稳一波,骑兵前出,应该是以攻代守,等玉璧城的神策军主力赶到以后,再攻打华阴县。

华阴再往西渭南、新丰等地,离长安也就几步路的距离。这里是关中的核心地区,如果宇文邕没有死掉的话,他一定不会对齐军的长驱直入无动于衷!

所以说斛律光与其说是准备攻打华阴县,倒不如说是前出预警,防着周军反扑。

这一手看似平淡无奇,实则非常老辣。斛律光觉得郑敏敏要么是个才能远胜高伯逸的天纵奇才,要么……就是高伯逸面授机宜,让她当个传话筒而已。

伏击突厥人成功,其实很有些取巧,斛律光认为,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然而今天的军令,却是让他心中产生了极大疑惑。

这就好比说一个偷偷练习运球和投篮等技巧,但从未打过职业篮球的人,在听了几次教练布置战术以后,就能轻松指挥队友布防一样。

按教练的要求定点投篮什么的,或许还能耍耍。但很多常识性和细节性的东西,那是菜鸡完全无法掌握的。

比如说骑兵前出,以攻代守,等待后援这一招,斛律光就认为很有高伯逸的风格。

“还是不能多想啊,高都督这个人……不是常人可以揣测的。”

斛律光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

……

突厥仆固部入关中以来,一直都是听调不听宣,甚至暗中抢劫村落,收取贿赂行不法之事。然而请神容易送神难,周国上下,一直那这支“生力军”没什么办法。

惟愿他们能有点职业操守,跟攻打蒲坂的齐军较量一下。

起码稍微打点像样子的仗吧?

可惜那些突厥人完全不上道。

玉璧丢了的时候,他们不见踪影。

蒲坂丢了的时候,他们慢慢吞吞。

好歹要跟齐军碰面的时候,惊人的逆转性消息,就传来了。只不过,让包括宇文邕在内的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顺利破城的齐军,几日后就退出了蒲坂,走得非常狼狈,辎重都没带走,甚至连俘虏都释放了。听说是主帅高伯逸遇刺身亡,要回去稳定局面。

周国上下,除了还未到长安的宇文宪感觉有些奇怪以外,其余的人,一致认为这是高伯逸的诡计,目的就是为了引突厥人入套!

你看,郑敏敏的所谓计策,其实很多聪明人都看出来。只是一来那些人也只是靠猜,手里也没本钱去拆穿齐军的把戏,二来嘛,他们认为让突厥人吃点亏也是好的。

这样,骄横的突厥人,就能安下心来对抗齐军了。

然而后面发生的事情直接给了他们响亮的耳光。

突厥人果然如预料的那样,入蒲坂后疯狂抢劫,结果被从水路而来的齐军,打得半身不遂!在向北逃窜的时候,又遭遇对手的骑兵埋伏,黑灯瞎火的几乎一个没跑掉,被高伯逸一锅端了!

长安西城,破败的皇宫大殿内,宇文邕面色铁青,看着斥候刚刚送来的战报,面黑如碳!

突厥人吃个亏,他是可以预料的。狗被好好教训一下,必然就会听话一些,知道要依靠主人!

但是谁能料到,一个照面,这狗怎么就被打死了呢?还被人炖了煮汤,这叫什么世道?

“之前,是谁在说齐军主帅高伯逸死了的?”

宇文邕语气不善问道。

大殿内的朝臣们,一个个都是眼观鼻,鼻观心的,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

哦,值得一提的是,贺若弼、窦毅等人回长安以后,就被宇文邕隔离软禁,蒲坂城丢失,他们定然不会好过。当然,宇文邕不是觉得他们有问题,而是因为这么大的败仗,总要找几个人出来当替罪羊!

总不能把责任怪到他这个皇帝身上吧?

“你们怎么不说话了?当初不是说,让突厥人去试探下齐军的虚实,如果高伯逸真死了的话,那么齐军一定会一溃千里,到时候还能反攻齐国,这是谁说的来着?”

宇文邕红着眼睛质问道。

“陛下……是齐王说的。”

站在最前面的杨坚小声说道。

“你们是不是没带脑子?怎么他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朕还没有追究他丢失蒲坂的责任呢!”

宇文邕喘着粗气,艰难跌坐到龙椅上,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当初,还未到长安的宇文宪,连夜派人回来报信,说高伯逸重伤甚至是死亡,此刻派出长安的禁军,只要五千精兵,就能大破齐军!

一个败军之将,人都没到长安,说这样的大话,自然是没有人会相信!那时候长安城内自宇文邕以下,都认为宇文宪是赌徒心态,输红了眼!

宇文宪在信中说的“出敌意料,死中求活,反败为胜”,无人相信。他说齐军已经是强弩之末,现在估计连守住蒲坂都很难,只要有一支生力军能奇袭蒲坂,定然能一战而破!

这种“鬼话”,整个长安的文臣武将,都认为是宇文宪在为自己的战败找借口,想孤注一掷。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宇文宪的战败做辩护。

宇文邕在御书房愤怒的撕碎了宇文宪的血书!

不过他还是听进去了一点意见,比如说,让突厥人到蒲坂去看看!

今时今日,结果已经摆在眼前,无奈跌坐在龙椅上的宇文邕猛然想起当初宇文宪的那封血书,这才如梦方醒!

或许对方真是目光如炬,发现藏在无数失败结果中间的胜机,只是无人相信。众人其实早就被高伯逸吓破了胆子!

三军为之夺气,那还怎么打仗?

“退朝!杨宰辅(杨坚)留一下。”

宇文邕无力摆了摆手,连骂街都欠奉,他真想把这满朝文武都给宰了!这些人只怕早就在盘算,高伯逸麾下的齐军,什么时候会来长安。

到时候他们就能换一套官服,继续荣华富贵。长安城里除了少数人会被高伯逸清算外,其他人,估计依旧是该干嘛干嘛!

世道就是这样可笑而无情。

等朝臣们走后,整个大殿已经是空空荡荡一片。宇文邕看着杨坚,两人相视无言。就好比是得了绝症的人,在听到医生对自己说以后想去哪里玩,想吃点啥都随意之类的。

明明生活如此美好,却要急着去死,那种无奈萧索,难以言喻。

“陪朕去齐王府吧。”

宇文宪回长安以后就被软禁在齐王府,日子过得比较惨。要不是现在周国大厦将倾,需要宗室里面有人能领兵打仗,宇文邕恨不得这次就把宇文宪砍了!

虽然他知道战败并非是宇文宪的责任。

杨坚听到宇文邕这话,面露苦笑。他刚刚还给宇文宪上眼药,没想到现在宇文邕就让他一起去齐王府。这位皇帝陛下,看来也不是好糊弄的人啊。

两人来到齐王府,在王府的书房里,看到了蓬头垢面,似乎是好多天都未洗漱的宇文宪。

此刻他正红着眼睛盯着墙上的地图,像是要把偌大的地图吃到肚子里一样。

“皇兄,我们没有输,我们现在还没有输啊!齐军孤军深入,只要派一支奇兵出蒲坂,一把火烧了风陵渡,把所有能烧的漕船都烧了……”

他兴奋的说了半天,却见宇文邕冷冷的看着自己不说话,顿时也闭口不言。

“现在高伯逸不会给我们那个机会了,也没有大军可以组织起来,袭击齐军的侧翼了,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你手里只有一支还未完全训练好的府兵,原本是用来保护长安的。”

宇文邕很想告诉宇文宪,现在周国的情况,已经是政令不出京畿,陇右、武功等地的豪强,根本就不鸟长安派来的人了。

宇文宪大概还想着让这些地主豪强们组织起一支生力军来,断齐军后路,这样就能复制当年宇文泰沙苑之战的奇迹。

只可惜,如果这道命令下去,那些人,反而会成为齐军的引路人。宇文邕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这一点。

“那……我们几乎就没什么胜算了,除非赌一把。”

宇文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

“赌什么?”

宇文邕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他来这里是让宇文宪带兵的,不是来听他神神叨叨的!

“赌高伯逸已经死了!”

你特么还敢说?

一听到这句话,宇文邕就满肚子火气。

“够了!别幻想了!高伯逸没什么事!他没事!你懂么?我不管你是派了刺客还是怎样的,高伯逸这厮没有什么事情!你别幻想着齐军猝然崩溃了!你现在是要保卫长安,知道么!”

宇文邕对着宇文宪怒吼道,面色都呈现出一种潮红的狰狞!

“皇兄,我只要跟齐军碰面,让高伯逸出来跟我对质,就能让他们士气大损!皇兄,就信我一次,真的!突厥人的失败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神策军中能打的将领不少,他们把不熟悉地形的突厥人当鸡一样宰,实在是不出我意料。

可是,他们的好运已经用完了。我会带着大军,陈兵霸上。隔着灞水,我让高伯逸出来跟我对峙喊话,他不出来,那定然就是已经死了,或者昏迷不醒。

到时候,我们只要死死的守住长安,要不了多久,齐军内部绝对会出问题的。反正现在兵对兵,将对将的打,我们必败无疑,为什么不赌一赌呢?”

宇文宪最后一句话倒是说到点子上了。

反正已经这样了,死马当活马医又如何?万一赢了呢?

淝水之战的时候,东晋这条咸鱼都能翻身呢!

“哼,朕先回去考虑一下!你也好好想想,要怎么迎敌,不要老是投机取巧!”

宇文邕冷哼一声,带着“工具人”杨坚就走了。

等他离开以后,宇文宪眼中的神采变得暗淡,喃喃自语道:“如今不投机取巧,那就跟被人送去行刑没什么区别了。”

……

蒲坂城总督府的卧房里,郑敏敏看着昏迷不醒的高伯逸,泪如雨下。

“今日我下令屠了那些突厥人,将来你醒了,这些罪恶,就不会属于你了。杀人真的好可怕,那些突厥人临死前,肯定是在咒骂我不得好死。”

她擦了擦眼泪,长叹了一声。将高伯逸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我当个普通的女人,就不会这么累了。按你的说法,这么年轻而美好的身子,哪个男人不喜欢。

那你摸我啊,你不是说我长得好看,那你摸啊,你怎么不摸?你为什么就是不摸啊!你醒过来,摸摸我好不好?你那么好色的人,装什么柳下惠啊!”

她像是发了疯一样的自言自语,做着毫无意义的事情。

无论郑敏敏怎么用高伯逸那只毫无知觉的手掌在自己胸前“蹂躏”,这具身体依然是毫无反应,就仿佛是失去了灵魂,动也不动。

忽然,郑敏敏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她看到高伯逸正睁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

“手感不错,不过别叫了,小声。”

高伯逸气若游丝的说道。

“阿郎!我扶你起来!”

郑敏敏激动得全身发抖,也顾不得去想之前令人“社死”的举动了。

“别,现在只能说话,身体动不了。”

高伯逸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